武漢肺炎引爆爭議 澳中貿易戰爭一觸即發

  • 时间:2020-05-19 12:32
  • 新闻引据:採訪
  • 撰稿编辑:楊明娟
武漢肺炎引爆爭議 澳中貿易戰爭一觸即發。(示意圖/Rti製圖)

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仍在全球蔓延,許多國家對中國在初期隱瞞疫情不滿,災情慘重的美國重砲抨擊中國,揚言報復。在多數國家選擇不捲入美中紛爭之際,唯獨澳洲主張應比照武器調查員的授權級別,派獨立監察人員調查中國自疫情以來的作為。此舉引發中國的不滿,已陸續對澳洲祭出報復手段。武漢肺炎的爭議儼然將演變成一場貿易戰爭。

澳洲主張調查起源 與中國關係陷低點

COVID-19疫情在全球蔓延,國際社會要求釐清疾病起源的聲浪未曾平息。特別是澳洲,極力主張國際社會展開調查行動。中國則祭出威脅,揚言禁止澳洲主要農產進口或課徵關稅。

儘管調查的提議尚未具體成形,已經激化兩國的對立。

中國認為,澳洲搶先推動調查,是刻意孤立、譴責以及羞辱中國,這是一個由美國策動的政治獵巫。

但澳洲的觀點卻是,國際社會希望了解疫情起源,這是完全合法的關切,中國似乎是反應過度,反而讓澳洲覺得中國好像是企圖撇清責任,甚至是嫁禍他人。

冰凍三尺 兩國對立頻傳

澳洲和中國的關係早已因接連的對立事件而惡化。包括澳洲決定5G網路建設排除中國電信巨擘華為、中國持續監禁澳中雙重國籍學者楊恆均(Yang Hengjun),以及澳洲指控中國企圖影響澳洲企業、經濟以及政治等。

自5月初以來,兩國的爭議聚焦在COVID-19的調查,新仇舊恨加在一起,戰火短期內恐難平息。

中國駐澳洲大使成競業4月底接受澳洲金融評論報(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訪問時,語帶威脅。他說,中國民眾可以不要買澳洲的產品和進入澳洲大學就讀。澳洲的能源、教育與旅遊業都是賺取外匯的主要來源,中國則是澳洲這些出口產業的最大市場。

中國語出威脅 澳洲強力反擊

成競業警告,澳洲推動調查是「危險的」,是在川普政府鼓動下出於政治動機的做法,將傷害澳洲的國家利益。

澳洲政府快速回應,譴責這是一種威脅,是透過消費者抵制的「經濟脅迫」。

儘管成競業的談話中並未出現類似的字眼,但澳洲外交部認為不可能誤解他的談話,也就是中國認定澳洲經濟依賴中國,因此可以欺負。

澳洲外交部長潘恩(Marise Payne)發表聲明,指澳洲就武漢肺炎做出「原則的呼籲」,拒絕任何針對這項呼籲所做的經濟脅迫。

各國究責 中國備感壓力

澳洲並非唯一一個要求追究中國責任的國家。對於提出這種訴求的國家,中國動輒揚言採取經濟報復手段。但長期來看,中國將收到反作用。

無論是貨品或服務業,中國是澳洲最大的雙邊貿易夥伴,佔所有國際貿易超過四分之一。

澳中雙邊貿易額在2018-19年達到創紀錄的2,350億美元,比前一年增加了20%。如果雙方關係惡化,一些特定的部門將暴露於風險中,例如牛肉、海鮮以及乳製品等價值超過120億美元的食品出口。

但澳洲與中國的關係並非如此的單向,中國無法在採取抵制行動後自己卻毫髮無傷。

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國家安全學院(National Security College)負責人麥迪卡夫(Rory Medcalf)指出,澳洲依賴中國的印象、對中國經濟壓力的脆弱度,都遭到誇大,他說,「中國施加壓力卻不必付出相當代價的可能性很低」。

動輒制裁 中國得承受反作用

麥迪卡夫說,中國施壓會對澳洲經濟造成最大衝擊,例如限制鐵礦的貿易,這是北京方面能選擇做法,但一次性的效果,後續卻有嚴重傷害,「畢竟,中國的經濟脅迫,長期而言,經常造成反效果」。

雪梨科技大學(UTS)學者勞倫斯森(James Laurenceson)告訴英國衛報(Guardian),他相信澳洲和中國目前的爭端,將會「約束在外交領域」,不會外溢到對兩國都有利益的經濟層面。

勞倫斯森說:「提到資源,除了澳洲以外,中國的其它選項不多;至於觀光和教育,中國政府能施力的槓桿也不多。中國政府當然可以尋求影響民意,但中國家庭可以從多重管道取得資訊。他們並非都只讀新華社或人民日報。」

勞倫斯森說,對於中國學生來說,澳洲仍是他們比較偏愛的選項,兩國政府的關係,並非能影響決定的因素。

更好的做法 合作取代對抗

對於澳洲政府的做法,也有人持反對看法。澳洲第一任駐中國大使費茲傑洛德(Stephen FitzGerald)表示,澳洲主張國際調查是「很愚蠢」,「除了『逮到你』之外,似乎沒有其它理由。」

費茲傑洛德認為,與北京採取合作態度,或許可能產生更大的效果,「儘管所有證據都顯示中國是錯的,但不論中國在疫情初期是對是錯,現在應該做的是『坐下來,一起合作解決。』」他說:「澳洲政府內沒有人能拿起電話,直接和北京政府高層對話,這才是最嚴重的問題。」

羅伊國際政策研究院(Lowy Institute)執行主任弗里洛夫(Michael Fullilove)則認為,澳洲政府要求國際調查是正確的,「這完全合理。我的確認為中國欠世界一個解釋。世界必須從COVID-19學到教訓,以避免未來爆發另一個傳染病疫情。」

但弗里洛夫也認為,降低目前的緊張態勢,對兩國來說才是有利的。被冠上霸凌者,對中國的形象不利。他說,中國深知,如果被冠上把COVID-19散播到全世界的罪名,將重創他們的軟實力。

相关留言

本分类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