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仍期待川普連任 拜登恐成俄國惡夢

  • 时间:2020-10-12 20:32
  • 新闻引据:採訪、Bloomberg; Washington Post;BBC
  • 撰稿编辑:黃啟霖
美國即將舉行總統大選,俄羅斯因為曾涉及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早成眾矢之的,因此,今年俄羅斯對美國大選似乎表現得低調;不過,分析家指出,俄羅斯似乎仍盼川普連任,如果是拜登勝選,對俄羅斯可能是個壞消息。 拜登可能勝出 俄就情勢兵。(圖:NDTV)

美國即將舉行總統大選,俄羅斯因為曾涉及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早成眾矢之的,因此,今年俄羅斯對美國大選似乎表現得低調;不過,分析家指出,俄羅斯似乎仍盼川普連任,如果是拜登勝選,對俄羅斯可能是個壞消息。

拜登可能勝出 俄就情勢兵推

目前距離2020美國總統大選還有3個星期,雖然拜登(Joe Biden)民調領先,但2016年大選的經歷令人不敢對民調寄太大希望,選舉結果仍難預期,而克里姆林宮與俄羅斯國安會的分析家,已在忙著為拜登可能當選進行兵棋推演。

彭博社(Bloomberg)引述熟悉內情人士透露,川普(Donald Trump)越來越有可能不再是白宮主人,俄羅斯正試圖判定,這項結果可能對從核子武器到中國關係、核能出口、制裁以及廣泛的全球衝突等敏感問題,造成何種影響。

親近俄羅斯領導階層的人士表示,有些人認為,如果川普連任美俄關係或許改善;然而,如果是拜登當選,恐怕成為俄羅斯的惡夢。

親近克里姆林宮人士表示,如果民主黨勝選,可能促使俄羅斯更有理由將9月的國會大選提前到春季,以應對美國新政府可能施加的新制裁。

俄動見觀瞻 雖有動作但低調

相對於2016年大選,美國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遭到據稱來自俄羅斯鋪天蓋地的駭客攻擊,俄羅斯今年卻轉為低調。分析家說,這有多方面的原因。一位英國高級情報官員指出,其實美國政治已變得兩極化,並不太需要俄羅斯介入去製造新爭端。

政治分析家、前克里姆林宮政治公關顧問巴夫洛斯基(Gleb Pavlovsky)向彭博社表示,川普以具有自己品牌的訊息戰,包括一再宣稱郵寄投票會造成大混亂等,讓俄國人的工作容易許多,俄羅斯媒體正將川普的這些說法加以放大。

此外,巴夫洛斯基也表示,俄羅斯領導階層還沒有看衰川普,「目前不清楚,他們可以提供川普何種幫助,但只要不造成重大醜聞,他們會給川普幫助。」「他們不想引發適得其反的效應。」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分析指出,這次俄羅斯對美國大選干預略有收斂,主要是因為國內油價下滑和疫情封鎖衝擊經濟,加上大眾對蒲亭長期執政感到不滿。

俄意圖抹黑拜登 散播分裂

儘管如此,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瑞伊(Christopher Wray)最近表示,俄羅斯也在進行一項「非常積極的」活動,意圖抹黑拜登,並在美國政府舞台散播分裂。

華盛頓郵報時事評論員沙洛爾(Ishaan Tharoor)指出,俄羅斯的影響力雖已不如以往,仍樂見美國大選後陷入動盪。川普在9月29日的首場總統大選辯論會中,並未承諾接受敗選結果,似乎暗合俄羅斯的此種期待。

美國國家反情報主管辦公室(ONCIX)負責人伊凡尼納(William Evanina)向英國廣播公司(BBC)指出,外國勢力會使用「隱蔽和公開的影響措施」以達到試圖左右美國選民的目的,其中特別點名俄羅斯。

伊凡尼納表示,俄羅斯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主要是為抹黑拜登。

拜登反對長期執政 蒲亭難忘舊恨

克里姆林宮敵視拜登由來已久,可以追溯到2011年他以副總統的身份訪問莫斯科,當時他向俄國反對派領袖們表示,他認為蒲亭不應再競選連任。彭博社引述親近克宮人士指出,拜登此種侮辱性的發言不容易被忘記,而蒲亭已在今年7月間推動通過修憲案,將他的任期延長到2036年。

美國財政部最近對1名烏克蘭政治人物實施制裁,美國指稱這個人是俄國幹員,將拜登兒子在烏克蘭的事業扯上貪污醜聞,意圖抹黑拜登。

拜登也公開表示,如果俄羅斯繼續干預美國大選,他將要莫斯科「付出代價」,他同時將俄羅斯稱為「對手(opponent)」。

美國智庫「歐洲政策分析中心」(CEPA)執行長波利亞可娃(Alina Polyakova)向華盛頓郵報表示,如果拜登勝選,可能會重新打造美俄關係。

俄關心全球布局 不樂見反俄聯盟

俄羅斯對拜登的擔心還涉及全球布局。白宮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前官員希爾(Fiona Hill)向彭博社指出,俄羅斯影響2016年美國大選的行動,成功得超乎克里姆林宮的想像。由美國主控、長期受到蒲亭指責的單極世界,已不再存在。美國的全球領袖地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歐洲聯盟,以及美國在二次大戰後打造的結構和聯盟,都遭到了重擊。希爾表示,在這方面,「基本上任務是超額的完成。」

但今年情勢大為不同,德國和法國已經因為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遭人下毒案,升高與俄羅斯之間的緊張,如果川普敗選,法德與俄國的關係可能進一步凍結。

與俄國政府關係密切的智庫「俄羅斯國際事務協會」(RIAC)理事長柯杜諾夫(Andrey Kortunov)表示,「克里姆林宮可能意識到拜登可能會贏,他們正在為一個可能比共和黨對俄羅斯更強硬的民主黨政府做準備。而如果拜登勝選,我們將面對一個在反俄平台上更加團結的西方。」

即使在克里姆林宮內部,也對繼續玩這種「骯髒的把戲」是否明智一事,出現紛歧的看法,因為這不但會造成複雜的結果,現在更可能面臨報酬遞減的效應。

此外,希爾表示,在目前這個時間點上,如果被逮到意圖破壞美國民主的舉動,代價慘重,俄國將失去與美國政界和政治上的聯繫,因此整個美俄關係的未來,現在都要看美國人在11月選出了哪位總統。

相关留言

本分类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