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撤銷雙國籍IS成員國籍 引人權與效力爭議

  • 时间:2021-02-22 21:44
  • 新闻引据:採訪、路透社、The Conversation
  • 撰稿编辑:張雅涵
澳洲撤銷雙國籍IS成員國籍,引人權與效力爭議。圖為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激進團體旗幟。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名據報為伊斯蘭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成員、 擁有澳洲和紐西蘭雙重國籍的女性,在日前被捕後遭澳洲撤銷國籍,引發紐西蘭不滿。而將撤銷國籍作為反恐措施,也引發如何在人權與國安之間取得平衡的爭論,以及對這項嚴厲政策是否能有效防止恐怖主義的質疑。

澳洲撤銷涉恐者國籍 紐西蘭不滿

一名據報為伊斯蘭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成員,擁有紐西蘭和澳洲雙重國籍的女子,在2月中旬遭澳洲單方面撤銷國籍,澳洲「甩鍋」的行為讓紐西蘭大為不滿,並引發人權與國安的辯論。

這名女子是在2014年赴敘利亞參與伊斯蘭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聖戰,她在本月16日在從敘利亞邊境進入土耳其時,遭土國當局逮捕,後來土國當局撤銷對她的告訴,並啟動將她遣返的程序。然而,坎培拉當局在她被捕後,先行單方面撤銷她的國籍,令紐西蘭不滿。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罕見大力批評澳洲,表示這名女子擁有紐澳雙重國籍,並在澳洲長大,但坎培拉當局單方面撤銷她的國籍,是將後續處置問題丟給紐西蘭。

根據報導,這名現年26歲的女子是在紐西蘭出生,但6歲時移居澳洲,並成為澳洲公民。她在2014年從澳洲出發前往敘利亞,當時使用的也是澳洲護照。紐澳兩國政府先前曾針對如何處理此案討論,包括如果她被捕或遭遣返,應該由哪個國家負責。

在2014年伊斯蘭國勢力鼎盛時期,西方國家有許多受到伊斯蘭國極端思想鼓動的青年, 前仆後繼到敘利亞參與該團體發起的「聖戰」。然而,在伊斯蘭國於2019年被美國領導的聯軍大致擊潰後,如何將被關押在敘利亞北部和敘土邊境特殊營地的這些海外戰士遣返回母國,則成為一項困難議題。這些戰士的母國,並不想讓這群被視為叛國、可能危害國安的恐怖分子返國,他們當中有部分人已被母國剝奪國籍。

澳洲線上媒體「對話」(The Conversation)報導,澳洲政府在撤銷該名女子國籍後,似乎也對她的2名5歲及2歲的幼子關上國門,此舉引發人權團體批評。

父母海外涉恐遭奪國籍 孩子恐同失公民權 

剝奪公民身份作為一項反恐措施,目的是在因應涉嫌、或從事恐怖活動的個人所構成的威脅。這項策略被許多國家用來防止其公民,在構成國家安全威脅時返國。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先前就表示,他的職責是保護澳洲人免受於受到恐怖分子「享受公民身份特權」的影響。

然而,出於國安理由而限制公民權,把國籍視為特權而非人權的看法,也引發質疑,尤其此案牽涉到這名被剝奪澳洲國籍女性的2名幼子,他們很可能在母親被撤銷澳洲國籍後,也隨之失去該國公民權。

根據澳洲和紐西蘭的國籍法規,其公民在海外出生的子女,可在申請後成為該國公民。然而,這也就表示,遭當局剝奪國籍的國民,他們的子女可能連帶失去公民權。

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UN Committee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先前就曾指出,澳洲兒童可能會受到其國籍法的影響,並呼籲澳洲須確保,不管他們雙親的身分狀態為何,不會有孩童會因任何原因被剝奪國籍。

撤銷國籍作為反恐措施 人權和效度引爭論

近年來之所以看到西方國家更頻繁將撤銷國籍作為反恐措施的一環,主因政府承受來自民眾,特別是右派的壓力升高,並質疑政府的移民和國安政策,而此舉是最能快速展現出國家的反恐魄力,顯示果斷解決問題的一項措施。

儘管因考量到無國籍的狀況將形同完全剝奪人的權利,澳洲和英國等國將撤銷國籍手段限制於雙重國籍,使得國家在行使該法時,不至於讓該名嫌疑人立即陷入無國籍的困境。

不過,多倫多大學人權法教授麥克林(Audrey Macklin)告訴路透社,如果所有國家皆立法可廢除雙重國籍的公民身份,那這將成為一場誰先開第一槍的競賽,輸家永遠是其公民。

此外,以撤銷恐怖分子嫌疑人的國籍作為反恐手段,恐怕只會對保護其母國安全產生表面且短暫的效果,對於全球恐怖主義威脅,無法帶來實質成效。

專家認為,撤銷國籍只是阻止恐怖分子實體上無法穿越國界和返國,這項嚴苛的國籍法無法完全防止恐怖主義傳播和人們被激進化。在網路無遠弗屆和社群媒體使用發達的今天,這無法杜絕本土的激進化和潛在的恐怖活動。

助聖戰士重新融入社會 才是反恐良方

不過,也有其他國家採取另一種模式,這和對「聖戰青年」採取苛刻立場的西方國家不同,丹麥與比利時採取的是包容式的反激進化和去激進化計畫,為這些涉入恐怖主義活動的國民,提供一條回家和重新融入社會的途徑。

丹麥以其知名學府阿胡斯大學(Aarhus University)得名的「阿胡斯模式」(Aarhus Model) 去激進化計畫,已經對至少300名返國的前聖戰士提供心理諮詢和就業支持。而比利時創新的「菲爾福德方法」(Vilvoorde Method),更將服務對象擴至整個家庭。

多數反恐專家則認為,預防是最佳方法。在很多情況下,激進主義是社會孤立和邊緣化的徵兆;許多支持個人重新融入社會的措施,可以用於一開始就幫助他們避免和社會脫節以及激進化,而這才是杜絕恐怖主義的一帖良方。  

相关留言

本分类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