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波義右翼政黨聯手 要打造歐洲右翼新核心

  • 时间:2021-04-06 21:06
  • 新闻引据:採訪、路透社
  • 撰稿编辑:黃啟霖
匈牙利、波蘭以及義大利三國的右翼政黨領導人4月1日開會,宣布要在歐洲議會內打造新的右翼聯盟。(圖:波蘭總理府推特)

匈牙利、波蘭以及義大利三國的右翼政黨領導人4月1日開會,宣布要在歐洲議會內打造新的右翼聯盟。分析指出,這個聯盟如果能夠克服內部歧見,組成政團,可能在未來糾合各右派勢力,成為歐洲議會中的一個超強勢力。

右派大集合 要讓歐洲再度偉大

匈牙利民族主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波蘭總理莫拉維茨奇(Mateusz Morawiecki),以及義大利極右派聯盟黨(League party)領袖、曾任副總理的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等3位歐洲知名右翼代表人物,4月1日在布達佩斯(Budapest)開會,宣布要在歐洲議會建立右翼新聯盟。

他們誓言,要以基督信仰的價值為基礎,創建一個「歐洲的(文藝)復興」,「讓歐洲再度偉大」,回歸原本的價值。

瑪琳雷朋未與會 受到注意

奧班和莫拉維茨奇都領導了右翼政府,他們所提的法案經常被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和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批評為反自由、向威權傾斜。聯盟黨則是義大利聯合政府成員之一 。

不過,法國極右派政黨「國民聯盟(National Rally)」黨魁瑪琳.雷朋(Marine LePen)卻沒有受邀與會,令人好奇。因為他們4人經常被稱為歐洲右翼民粹的領袖人物。

不像其他3個政黨,雷朋的國民聯盟並沒有加入任何政府,雷朋本人目前是法國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議員,但曾宣布有意辭去黨魁。

在2019年,奧班曾表達過對雷朋的輕視,並拒絕與她組成聯盟。這些或許是雷朋未受邀請的部分原因。

右翼勢力大集合

長期以來,歐洲的民族主義份子就想要糾合群力,但一直沒有成功。而這次促成3人結盟的催化劑之一,是奧班的青年民主黨(Fidesz)在上個月退出主流的保守派、也是歐洲議會最大黨團歐洲人民黨團(EPP)。

由於奧班對法治、新聞自由與人權的立場,被認為背離歐洲價值,導致青年民主黨與歐洲人民黨關係緊張。導致人民黨在2019年3月中止青年民主黨的會籍。

去年11月,歐洲議會通過1.8兆歐元振興計畫,但是其中規定,申請補助的國家必須尊重歐洲價值,導致波蘭和匈牙利投下否決票,引發爭議。因為這兩國的政府都涉嫌干預司法獨立、侵害媒體和民間組織的自由等行為,受到歐盟調查。

這項爭議是歐洲人民黨的最後一根稻草,今年3月初,歐洲人民黨黨團通過規則修正案,得以暫時中止或者開除某些成員,明顯針對青年民主黨,導致奧班憤而退出。

奧班在3月31日表示,「在青年民主黨和人民黨之間的關係結束後,歐洲的情勢變得明朗了。」

在此情形下,波蘭法律正義黨(PiS)的莫拉維茨奇向奧班表達了歡迎。

法律正義黨在歐洲議會擁有24席,是疑歐派黨團「歐洲保守派和改革主義者」(ECR)的主要勢力。

至於薩爾維尼的同盟黨則是歐洲議會中,被視為最右派黨團「身份與民主(Identity and Democracy,ID)」的最強勢成員,有28席,這個黨團包括了德國另類選擇黨(AfD)與雷朋的國民聯盟等。

右翼政團將與歐盟反調 但其內部仍有歧見

不過,即便這次會議中,3人展現了團結情誼;但他們各人倡導的意識形態並不完全相容,對諸如與俄羅斯的關係等問題,也存在歧見,可能成為未來組成新黨團的阻力。

專門研究歐洲議會的組織「歐洲投票觀察網(VoteWatch Europe)」執行長佛朗特斯庫 (Doru Peter Frantescu)向歐洲新聞台(Euronews)表示,「這個黨團未來會反對布魯塞爾的某些決定,尤其在討論到有關認同和文化問題,以及法治問題時,因為這個黨團的大多數政黨都有這方面的問題。」

然而,佛朗特斯庫指出,「對外政策是我們可以預期這些政黨會出現緊張的問題,我們要看的是,他們是否能夠達成妥協,尤其在討論到有關俄羅斯的問題時。波蘭和匈牙利在這個問題上意見很分歧。」

波蘭是歐盟集團中批評俄羅斯最猛烈的國家。薩爾維尼則是親俄,而奧班更和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培養出熟絡的感情,匈牙利對歐盟制裁俄羅斯表達了反對的立場,並已在使用俄國石油、天然氣和核電,同時成為第一個使用史普尼克V (Sputnik V)疫苗來對抗COVID-19的歐盟國家。

匈牙利智庫「公平政治分析中心」(Centre for Fair Political Analysis)研究員諾瓦克(Zoltan Novak)表示,「如果他們能夠解決彼此之間的歧見,可能使他們成為歐洲一股更不可忽視的力量。」

諾瓦克指出,「薩爾維尼強烈支持奧班,在聯盟黨助力下,可能在歐洲議會中建立一個超強新勢力。」

這股新勢力可能對未來歐盟的運作構成阻撓,也可能升高歐盟內部的分裂,將成為歐盟的重大隱憂。 

相关留言

本分类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