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來台港生的淚與勇氣:目前無法討回公道的事 現在要做的就是不能忘記

  • 时间:2021-04-07 17:00
  • 新闻引据:採訪
  • 撰稿编辑:新聞編輯
只要每個人都抱著做多一點的心態,就香港今時今日的情況而言已是萬幸。(laimannung/Unsplash)

香港人由口號叫「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反抗」的進化足足用了五年有多。

究竟在這五年內我們經歷過什麼、五年後的我們到底在反抗一些甚麼呢?

有一個問題我認為必須時刻放在心上反思:那就是街頭抗爭升級(或俗稱勇武)與光復香港之間有何關係與脈絡的問題。

當我們回歸平靜,我們才更有空間梳理出更仔細的回想,例如,現在看來,我們究竟是基於香港怎樣的情況,以及為何會認同要升級武力呢?

是因為香港警察濫用武力嗎?還是我們覺得要用比以往不同的方式作為向政權施壓的武器?退後一萬步再想,就讓我們砸了100萬個汽油彈之後,我們終於推翻了港共政權,就會自然地水到渠成成就出一個公平正義的香港嗎?答案明顯不是。所以我們在反抗的,其實是香港不同範疇內公平正義被嚴重打壓的問題。


反抗者在乎的是香港不同範疇內公平正義被嚴重打壓的問題。 (laimannung/Unsplash)

如何建立一個理想的香港絕對是要事前思考與學習的。

那些年我們在利東街、永利街、皇后碼頭對抗「歲月神偷」,為了香港集體回憶而戰;

那些年我們在公民廣場站出來對抗洗腦國民教育、守護未來下一代的莘莘學子;

那些年我們反對高鐵一地兩檢之下的港中邊界模糊化、反對生活環境向中國人傾斜;

直至2019年,有了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前車之鑑,面對中共對香港更加肆無忌憚地藉逃犯條例修訂來合理化中共秘密搜捕,我們終於迫不得已要為最基本的人身安全而挺身而出。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甚具反抗意味的口號言猶在耳,但如何光復,與光復什麼?正是現時韜光養晦的我們亟待思考的問題。

從反抗到報仇

「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大概有很多畫面都令我們回想起來時會心頭一沉,「彦霖」、「梓樂」、「曉欣」、「幸恩」、「凌杰」、「遠聰」,還有更多被秘密處刑而無法被命名的手足。這些事情真的令人很是悲傷,但人腦的構造就是你越想忘記,就會記得越牢,這些我們目前無法討回公道的事,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記,正正因為我們會記得,所以我們會傷心、我們會負重前行。

我們經常看到一句說話「你的歲月靜好,不過有人為你負重前行」

我還記得看到金鐘直播的梁凌杰義士在金鐘殉道的一刻,從梁凌杰義士隕落的一刻開始,200萬人再無靜好歲月,我們都負重前行。

感覺令我們生出連繫,報仇如是、建立公平正義的香港如是,在對抗暴政面前我們都是共同體。

由報仇到堅持

在政治紅線無限後移的年代,所有比較與同路人之間的「鬥黃」已經變得毫無意義。2019年在商場大合唱「願榮光歸香港」是「和理非」低門檻的抗爭行動;時間跳到一路之後,2020年7月後在公開場合唱「願榮光歸香港」,會看到警方舉起代表違法國安法的紫色旗幟。

我們究竟應該如何看待現時的情況?我們不應把因果倒置,把香港人因為政治紅線的超前而不能出來這個「結果」倒過看成「因」。把抗爭融入生活的日常抗爭,在公共領域的能見度一定不及街頭抗爭般觸目,因為這些已經變成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我們大概不會每天都留意到其他人如何過活,只要我們每個人都抱著做多一點的心態,就香港今時今日的情況而言已是萬幸。

堅持,是我們現時唯一可做的事。

 延伸閱讀 

中共如何毀掉香港各大學學生會?來台港大生:從過去的凌遲手法變成斬首了!
這是第幾回了?港民主派又遭大抓捕!避台港生悲怒:這是文革經驗再實踐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关留言

本分类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