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頂客族醞釀人口定時炸彈 威脅經濟穩定

  • 时间:2022-09-20 11:22
  • 新闻引据:採訪
  • 撰稿编辑:楊明娟
中國頂客族醞釀人口定時炸彈 威脅經濟穩定
中國年輕人不婚、少生,頂客族不斷增加,使得人口紅利不斷流失,逐漸威脅經濟穩定。示意圖。 (Pixabay)

為了因應下滑的人口成長率,中國政府改變計畫生育政策,開放生3胎,但與此相對的是,中國頂客族(DINK)卻越來越多,正在蘊釀一個人口定時炸彈,對經濟穩定帶來威脅。

獎勵措施 挽救生育率

中國國家衛健委等17個部門最近發佈多項支持生育的措施,涵蓋住房、托兒等多個方面,期望以政策帶動低迷的生育率。但越來越多中國年輕人推遲結婚或生子的計畫,與中國政府提振出生人口數的努力背道而馳。

頂客族的概念已打進中國社會,原因當然就是不斷上漲的生活成本,讓年輕人失去擁有孩子的想法。

頂客族指的是夫妻兩人雙薪,但沒有孩子(double income, no kids, DINK)。

32歲的彼得(Peter Liu)住在北京朝陽區,他描繪了中國千禧一代理想生活的願景。他和女友塞西莉亞(Cecilia),以及一隻法國鬥牛犬,住在租來的680平方英尺的公寓。

彼得說,靠賣保險賺了「相當可觀」的錢,而憑藉兩人的雙薪收入,足以維持日常生活、對父母每月的孝親費、渡假以及去他們最喜歡的奢侈品店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

在傳統講求孝道的中國,生育是一件重要的事,但彼得的生活方式在中國變得越來平常。中國目前至少有50萬頂客族,而且繼續在增加。

隨著中國在過去40年變得更加富裕以及城市化,中國年輕人也開始和已開發國家的年輕人一樣:少生孩子,晚婚,如果一定要的話。結果是,中國人口迅速減少,開始萎縮和老化。

千禧世代 超級消費者

彼得父母那一代人的生活方式,有很多兄弟姐妹,食物常常很匱乏,被這一代人定義是很能夠「吃苦」。至於中國為數約4億的千禧一代,則被定義為擁有強大消費能力的「超級消費者」,大多是獨生子女,不吝於買喜歡的東西,過喜歡的生活。

財星雜誌指出,1979 年,中國當局實施了一胎化政策以應對人口激增。在接下來的40年中,中國經歷了飛速的發展,導致中產階級激增:從2000年的3.1%,增加到2018年的50.8%。

人口專家、「大國空巢」(Big Country with an Empty Nest )一書的作者易富賢指出,「一胎化已不可逆轉地改變了中國人的生育觀念」。

自1980年以來,中國的出生率一直在下降。中國總生育率,也就是女性在育齡期生育孩子的數量,從1970年的5.81,下降到2010年的1.18,去年更創下1.16的歷史新低,這讓北京擔心迫在眉睫的人口危機。

中國千禧一代(出生於1981年至1996年之間的人),通常是獨生子女,習慣於個人主義和消費主義。新加坡國立大學家庭和人口研究中心主任楊唯君(Wei-Jun Jean Yeung,音譯)告訴財星雜誌,「這一代人變得更追求個人成就,而不是透過生孩子來追求幸福」。

個人主義 追求自己的幸福

北京鼓勵人民多生孩子,並呼籲9,600萬共產黨員「肩負幫助中國人口成長的責任」。在去年一份官方出版物還寫道,「沒有藉口不結婚或不生孩子」。

但年輕人並不同意,「這真的是年輕人的國家義務嗎?我為中國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但我不會為了生孩子而犧牲我個人的舒適和幸福。」

此外,中國經濟崛起也意味著住房、教育和兒童保育成本的飆升。學校和職場的激烈競爭,引發了「躺平」和「內捲」等運動,象徵著中國年輕人越來越拒絕其殘酷的制度。

還有一些年輕人完全拒絕結婚,發誓保持單身,使得中國去年的新婚數降到歷史新低的760萬,進而導致低出生率。

「年輕的中國:不安分的一代將如何改變中國和世界」(Young China: How the Restless Generation Will Change Their Country and the World)一書的作者戴三才(Zak Dychtwald)告訴財星雜誌,「經過多年的財務壓力和社會競爭壓力,這一代人已經受夠了」。他說,10年前,決定不生孩子以換取更好的生活方式只是一種邊緣觀點。但現在,「以生孩子來成全一個家庭」的觀點已不被年輕人接受。

人口定時炸彈

北京希望能拆解這一枚在中國未來關鍵時刻可能威脅其經濟成長和政治穩定的人口定時炸彈。2016年,取消一胎化政策。2018年,中國一所知名大學的教授提議對頂客族家庭徵稅,引發網路批評浪潮。去年,北京推出三胎政策。地方政府為有數個孩子的夫婦提供現金補貼;此外還提供人工受孕補貼和優惠住房政策等福利。

但這些措施顯然沒有發揮作用。今年,中國新出生人口將降至不到1,000萬的歷史新低。

根據聯合國「2022年世界人口展望」報告,今年中國人口已經開始下降,提前了10年。聯合國世界經濟論壇7 月的報告指出,到2050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將從目前的近9.87億,下降到7.67億,「除非生產力迅速提高,否則經濟成長將大幅放緩。中國的影響力可能會轉移到其他地方」。

楊唯君指出,鼓勵年輕人生孩子的政策「幾乎沒有效果」,部分原因是一胎化政策造成根深蒂固的社會規範。還有更多新的挑戰,例如中國的COVID-19清零政策,導致嚴格的封鎖,再加上中國的經濟衰退和迫在眉睫的房地產危機,都增加了人們對未來的不確定性。

戴三才表示,對許多中國年輕人來說,「生孩子比較像是奢侈品,而不是必需品」。目前的財政激勵措施不足以扭轉中國的人口趨勢,首先必須糾正更深層次的社會問題,例如工作與生活缺乏平衡,以及生活成本高昂,尤其是在兒童保育和教育方面。

相关留言

本分类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