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送中之後:離散不代表離場 離開是為了回來

  • 时间:2022-11-24 11:32
  • 新闻引据:採訪
  • 撰稿编辑:新聞編輯
反送中之後:離散不代表離場 離開是為了回來
紀錄片《時代革命》拍下 2019 年香港民眾爭取民主自治的抗爭運動。(時代革命提供)

3 年前的 11 月 21 日,是我正式踏足台灣的第一天。從理工大學逃離後決定要到台灣,前後不到 48 個小時。那時候已經有「小朋友」比我更早過來,擔心他們遇到有甚麼狀況的話,可以來一個照應,結果就起行了。

出發前的那一天,才想起很久沒有跟真正的家人見面(編按:作者在《時代革命》影片中飾演爸爸角色)。所以,決定跟他們去茶樓「飲茶」。那個時候只不過騙他們說我要去台灣出差,很快就會回來。家人還說我的行李箱壞掉,要買新的。於是順理成章地離開茶樓後,他們就陪我去買行李箱。

一路一路的走,內心總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忐忑。好像小朋友說謊怕被家長戳破那一種忐忑,只不過當中也滲雜了一種心虛,那種心虛來自於自己大概也不肯定是不是真的「很快」就會回來,那個「很快」究竟可以有多快⋯⋯只知道茶樓與賣行李箱的店路程不夠十分鐘,但這一段路我卻覺得很漫長。看到媽媽的白頭髮很多,才記得:對啊!他已經活了一個甲子有多。如果跟他如實講,恐怕他會受不了。結果,我還是跟他撒了這個謊。一路東扯西講,我們來到店家。

回家的路比想像遠…

最後,買了一個全白色的行李箱,翌日一早就到機場去。在禁區的一刻才是最擔心的!因為天曉得如果在禁區給抓,沒記者、沒人知道是甚麼事,想求救也沒辦法。幸好!還是成功抵埗。原來只想要打算把「小朋友」他們安頓好,過一陣就回來。結果不夠一個月,發現香港的銀行帳戶給凍結。跟律師商量後,他認為我回香港的風險很大。回來的話要有被捕的心理準備。這時候才實在的感受到,歸家的路比我想像的還要遠。

這個狀況下,就只能在台灣開始這一趟流亡之旅。在想如何可以一邊在台灣安頓,一邊能夠繼續為香港付出、為運動走下去。剛好那個時候,有一個論調:「離開香港的人就是一個『逃兵。」每當有其他流亡者帶著無奈的跟我說這一句的時候。我總是會安慰說:「我們不是『逃兵』。『逃兵』是逃離戰場,不再想去關心狀況,不再想出力才是『逃兵』。我們現在只是換了戰場,轉了跑道。從前我們是『前線兵』,而現在我們不在前線,不代表不再走在抗爭戰線。我們可以成為一個『外交兵』、『文宣兵』。讓更多人與我們站在同一陣線,對抗中共這個極權。只要不放棄,我們就不會是『逃兵』 」。

從來沒有忘記  也沒打算放棄

說得很振奮人心,然而內心卻無比心虛。這個道理有腦袋的都懂,可惜人在異地,身份問題、生活問題、前景狀況通通都是問題。自己都不能安身,如何可以立命?結果用上近兩年時間,才慢慢地從台灣安身。剛好《時代革命》讓我多了一些管道,讓我可以憑藉一些機會去讓更多人了解香港人 19 年所遇到的慘況;讓世界更多的人站在香港的一方,讓更多人成為同路人。話說回來,也要感恩這一套紀錄片,否則我只會跟很多流亡者一樣處於迷惘中:知道自己要作點甚麼,然而現實又好像讓自己作不了甚麼。我比他們幸運的只不過是比他們多了一個經歷,讓自己找回使命而己,然而我相信,找到使命的方法不只一種;前路也不會只有一條。只要有心一定會有方法,一定會找到出路,一切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或許這一條路不一定是讓我能夠最快回家的路,起碼走下去的話比站在原地更好。而且,只要走下去就一定會有更多可能。縱然路程遙遠,不過只要記得自己為甚麼會身處當下,就會知道走下去就是唯一選擇。「過埋呢一關.我無堅不摧」這一關是要怎過,我跟你都不太清楚。然而,要過就一定要向前走。我一直也相信繼續走就一定會找到回家的路。

如果你還在香港,我想跟你說:「我從來沒有忘記,也沒打算放棄。」如果你跟我一樣人在異地,請記得自己為甚麼離開。

作者》《時代革命》阿爸  香港紀錄片《時代革命》中的受訪抗爭者「阿爸」本人,現流亡台灣,仍心繫香港、連繫世界,希望香港人無論身處何地都能發揮香港人的三大精神:靈活、創意、堅韌性。利用這些特性重新出發,寫出一個新時代。

  

相关留言

本分类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