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節後布林肯將訪中 美中關係有轉圜機會?

  • 时间:2023-01-22 16:14
  • 新闻引据:採訪
  • 撰稿编辑:新聞編輯
春節後布林肯將訪中 美中關係有轉圜機會?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將在2月初前往中國訪問,這也是布林肯上任以來首次到訪中國。(路透社/達志影像)

邁入2023年,美中關係依舊是全球焦點,兩大強權會愈來愈對立?還是會有緩和衝突的可能?都將牽動著整體國際形勢發展。日前,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在瑞士和中國副總理劉鶴見面,兩人針對經濟發展問題進行意見交換,外界認為這有助於緩和近期緊張關係;無獨有偶,近日傳出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將在2月初前往中國訪問,這是布林肯上任以來首次到訪中國,預計將會和中國新任外交部長秦剛會面,布、秦兩人會談將觸及哪些敏感議題?引起關注。

抗衡中國 依舊是美國國內的主旋律

自美國前任政府川普(Donald Trump)時期開始,美中關係已經出現明顯的質變,美國對於中國崛起的認知,已從「中國機會」轉向「中國威脅」,這不僅僅只是全球地位的爭奪問題,還包括著對美國國家利益的挑戰,尤其是中國對美國國內的滲透與影響力,拜登(Joe Biden)自2021年上台後,美中關係不但沒有改善,拜登政府採取更具系統性且可預測性的對中政策,雖然不排除與中國在部分議題合作,但兩國競爭加劇,拜登不但在多邊及雙邊場域圍堵中國,更採取單邊立法及措施來抗衡中國威脅。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美中關係幾乎沒有可以轉圜的機會,縱然拜登政府多次對外表示,不擔心與中國展開競爭,但會極力避免雙方走向衝突;但是,對於中國威脅的認知,已是美國國內跨黨派的共識,在野的共和黨一再緊盯著拜登政府的抗中政策,美國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一上任後,就立馬成立「美中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Select Committee on Strategic Competition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CCP),顯然美方在與中方的談判立場上難有讓步的可能性,尤其是拜登即將爭取連任,2024年又是總統大選年,壓制中國依舊是美國國內政治的主旋律。

美國眾議院議長麥卡錫一上任就成立「美中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顯然美方在與中方的談判立場上難有讓步的可能性。(圖:@GOPLeader)

相對的,從中國的角度來看,習近平已經進入到改革開放後前所未有的第三任期,一方面要力保國家尊嚴的面子問題,表現出不畏懼美國的圍堵策略來壯大聲勢,方能對內有交代;另一方面則是想要緩解美方接二連三推出的經貿禁令,以改善國內一蹶不振的經濟問題,特別是關鍵技術的引進,以及中國製產品的輸出。換言之,習近平面對當前中國經濟衰退的壓力,只能期待緩和不利的外部環境,才能有餘力「安內」穩定國內局勢,進而再攘外。

關係脆弱 布林肯與秦剛會談難突破

問題是,美中兩國的矛盾不僅僅在經貿議題上,軍事安全、地緣政治、科技研發等等各個面向,都是呈現競爭大於合作的態勢,尤其是中國在周邊地區的軍事活動相當頻繁,近期又不斷在台海一帶擴大軍事恫嚇,甚至在南海附近建立軍事基地及設備,不只惹得鄰近國家不開心,更讓歐美國家看透中國的軍事野心,大舉反對「片面改變現狀」,以及支持「海上自由航行」,這呼應了美國的印太戰略,全球多數國家放大檢視中國的軍事動作。

據相關報導指出,布林肯與秦剛將在不久之後會面商談,可能會涉及的議題,包括俄烏戰爭、核武問題、台海情勢等,雙方在敏感議題上各有立場難以妥協,倘若需要獲得實質的進展,那麼就必須得端看誰會在哪些議題中退讓;事實上,近期中國針對俄烏議題,表現出「力促和平談判」的姿態,言下之意就是不支持俄羅斯繼續征戰,中國有意向美國遞出橄欖枝來換取談判空間,但是,仍無法改變中俄友好同盟的事實。

布林肯預計將會和中國新任外交部長秦剛會面,布、秦兩人會談將觸及哪些敏感議題?引起關注。

值得留意的是,「布秦會」勢必會碰觸到相當敏感的問題,尤其是對台海情勢的看法分歧,中方將會再次重申「一中原則」及「不得干涉內政」的說法,美國則是會強調「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甚至向中國警示「不得片面改變現況」,可以想像的是,布秦兩人在敏感議題上將繼續「各說各話」,沒有任何交集,更遑論取得共識,而這同時也會影響其他議題的談判結果。可以說,兩國雖然開啟了雙邊高階官員對話,但仍有可能會不歡而散,取得具體成果更是難上加難。

當然,原本擔任中國駐美大使的秦剛,破格晉升外交部長,這被視為是中共有要阻止美中關係繼續惡化的用意;但是,秦剛能發揮的作用極為有限,畢竟決策權完全掌握在習近平手上,與布林肯的對話,受制於權力因素的侷限,秦剛頂多是老調重彈,美中關係要改善,仍必須要看習近平的態度能否退讓。中短期內,美中關係依舊是相當脆弱,就算取得微小的進展,各種風吹草動都會輕易挑起敏感神經,雙方敵意螺旋會加速攀升。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灣韜略策進學會副秘書長、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关留言

本分类最新更多